《少年游·玉肌鉛粉傲秋霜》是北宋文學家蘇軾所作的一首詞,作于宋神宗元豐四年(1081年)元月。上片,運用神話傳說,戲弄、嘲笑紫姑神。下片,借用歷史故事,揭示紫姑神的虛無本質。全詞,以神話與民俗、歷史與現實、正反與反正相結合的手法,希望人們能改變舊的風俗習慣。

作品名稱

少年游·玉肌鉛粉傲秋霜

作者

蘇軾

創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處

《蘇軾全集》

作品體裁

詞牌名

少年游

作品原文

黃之僑人郭氏,每歲正月迎紫姑神。以箕為腹,箸為口,畫灰盤中,為詩敏捷,立成。余往觀之,神請余作《少年游》,乃以此戲之。

玉肌鉛粉傲秋霜。準擬鳳呼凰。伶倫不見,清香未吐,且糠秕吹揚。

到處成雙君獨只,空無數,爛文章。一點香檀,誰能借箸,無復似張良。

創作背景

宋神宗元豐四年(1081年)元月,蘇軾觀看了黃州僑居人郭遘迎請紫姑神的過程,作該詞戲諷郭遘迎請紫姑神,希望人們能改變舊的風俗習慣。

注釋譯文

譯文

黃州僑居人郭遘,在每年的正月都會迎請紫姑神。用簸箕作紫姑神身軀,用一只筷子代替口說話。在灰盤中寫字、作詩。這樣作詩很快,一會就寫成了。蘇軾前去觀看,迎請紫姑神過后,作《少年游》戲諷這件事。

肌體被打扮得像玉鉛粉一樣白,可以與秋霜相比。準確地模擬鳳呼喚凰的聲音。樂官伶倫的律譜中看不到,向善男信女索取香錢的“清香”也傳不開名聲,都是如米皮、谷殼似的散發著。

筷子到處都是成雙的,但紫姑神寫字、說話、作詩只用一根筷子,空空洞洞沒有什么內容盡是文字游戲。紫姑神一張小口插上如香檀的箸,誰能憑借箸為籌以獻策,沒有第二個像張良那樣的人。

注釋

少年游,詞牌名,始見于晏殊《珠玉詞》。又名《少年游令》、《小闌干》、《玉臘梅枝》,因詞有‘長似少年時’句,取以為名。

僑人郭氏:郭遘(gòu),字興宗。山西汾陽人。僑居黃州,稱為“僑人”。

紫姑神:亦名子姑、坑三姑娘,傳說中的廁神名。相傳為壽陽李景之妾,為景妻所妒,常役以穢事,于正月十五日含恨而死。世人以其日作其形,夜于廁間或豬欄邊迎之。自南朝以來就有迎紫姑神問休咎(吉兇、善惡)之俗。

傲:抗衡。

準擬:逼真模仿。

清香:一種民間宗教的名稱。吐:開,傳開。

糠秕(kāng?bǐ):在打谷或加工過程中從種子上分離出來的皮或殼。

無復:沒有第二個。張良:字子房,漢初大臣。安徽毫縣人。楚漢戰爭期間,借紫姑神的箸為籌,提出不立六國后代,聯結英布、彭越,重用韓信,追擊項羽,殲滅楚軍的策略,都為劉邦所采納。漢朝建立,封為留侯。

作品鑒賞

上片,運用神話傳說,戲弄、嘲笑紫姑神?!坝窦°U粉傲秋霜,準擬鳳呼凰”,畫出了紫姑神“玉肌鉛粉”的“箕”體和以“鳳呼凰”的“箸”音等的神相?!傲鎮惒灰?,清音未吐,且糠批吹音,黃帝樂官的音律中看不到,以“清香”作引誘向善男信女索取香錢這一舉動也傳開不去,全都屬于米皮、谷殼一類的糠秕,四處吹噓飄揚。紫姑神雖命賤位卑,受到祭祀,但蘇軾還是向世人指明紫姑神只不過是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愚弄百姓的“坑三姑娘”?!翱凤醮祿P”四字,一針見血,入木三分。

下片,以歷史為鏡,進一步揭示紫姑神虛無本質的意義?!暗教幊呻p君獨只,空無處,爛文章”,從“箕”、“箸”之相貌不同凡人入手,將民間“歲正月必衣服箕箒”以祭的“子姑”還以本來面目:詩才敏捷,實為滿腹“爛文章”,原是一具愚弄百姓的稻草人?!盃€文章”三字,畫龍點睛,妙不可言?!耙稽c香檀,誰能借箸,無復似張良”,筆鋒又一反轉。蘇軾以歷史唯物論指出神話傳說也曾被積極利用。即使是紫姑神香檀般的小箸,也可以為現世生活之鑒。誰能借箸代籌以指點江山,只有漢臣張良,別無他人。

全詞,以神話與民俗、歷史與現實、正反與反正相結合的手法,寫了一位“言如響,善賦詩”而又不幸、善變的“紫姑神”?!疤K軾以歷史學的態度,引神用典,以為警世之治、移風易俗之用。表面戲弄,實富深邃之哲理,值得借鑒。[1]

作者簡介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歷史治水名人。蘇軾是北宋中期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縱橫恣肆;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善書,“宋四家”之一;擅長文人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與韓愈、柳宗元和歐陽修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作品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瀟湘竹石圖卷》《古木怪石圖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