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英(1925.7.13-),浙江瑞安人。中共黨員。歷任上海昆侖影業公司,著名演員趙丹妻子。上海制片廠文學部創作員,中國作家協會上海分會專業作家,上海人大常委,上海市政協常委。代表作《家》、《黃宗英文集》、《烏鴉與麻雀》。曾獲全國首屆環保婦女百佳榮譽稱號。

中文名

黃宗英

國籍

中國

民族

出生地

浙江瑞安

代表作品

《家》、《黃宗英文集》

性別

出生年月

1925年7月13日

獲得榮譽

全國首屆環保婦女百佳

影視代表作品

《雞鳴早看天》、《街頭巷尾》

家庭成員

丈夫:馮亦代

文學作品

《黃宗英文集》、《星》

演藝經歷

1930年入京師第一蒙養園。1932年隨父移家青島,進江蘇路小學1934年父喪,孤兒寡母去天津投親,進土山子公園附近的樹德小學就讀。

1941年到上海,先后在上海職業劇團、同華劇社、北平南北劇社任演員,因主演喜劇《甜姐兒》而知名。同年初秋,應長兄黃宗江信召到上海,在黃佐臨主持的上海職業劇團打雜,不久在話劇《蛻變》中代戲上場,從此走上戲臺。

1942年與音樂指揮異方(本名:郭元彤)結婚,18天后郭病逝。半年后應南北劇社社長程述堯(黃宗江的同學)邀請,加入劇社,往返于京滬之間。

1946年開始發表作品,同年與程述堯結婚。1947年從影。先后在北平中電三廠、上海中電一廠、二廠、昆侖等影業公司主演《追》、《幸??裣肭?、《麗人行》等影片,因在《烏鴉與麻雀》一片中扮演國民黨小官僚的姘婦余小瑛廣受好評,在為中央電影二廠拍攝《幸??裣肭?,與趙丹、顧而已合作,并與趙丹相戀。同年11月,與昆侖影業公司簽定基本演員合同。1948年初與程述堯離婚,與趙丹結婚。1949年出演影片《烏鴉與麻雀》,建國后任上海電影制片廠演員,拍攝《家》、《聶耳》等影片。

1954年創作電影劇本《平凡的事業》。1965年后在中國作協上海分會專事創作,是中國作協第四屆理事。

1982年,隨中國作家代表團入藏,參觀藏南藏北后,留藏全程跟隨女生態學者徐鳳翔做野外考察。

1984年,隨中央電視臺《小木屋》攝制組再度入藏。

1985年《小木屋》電視記錄片獲在第28屆紐約國際電影電視節上,獲電視記錄片銅獎。

1993年赴北京與作家翻譯家馮亦代結婚。2005年初,馮亦代先行離世。

影響很大的一篇文章:《我親聆毛澤東與羅稷南對話》(《南方周末》)。?

主要作品

文學作品

黃宗英

著有報告文學《特別姑娘》、《小丫扛大旗》、《天空沒有云》、《沒有一片樹葉》,散文集《星》、《桔》、《半山半水半書窗》》、《黃宗英報告文學選》等。還將所作報告文學《小木屋》改編并作為主持人攝制成電視片。

2016年12月出版《黃宗英文集》。

演出影片

1947:《追》、《幸??裣肭?;1948:《雞鳴早看天》、《街頭巷尾》;1949:《喜迎春麗人行》、《烏鴉與麻雀》;1956:《家》;1959:《聶耳》;1982:《一盤沒有下完的棋》;1990:《花轎淚》

電影劇作

1954:《平凡的事業》

個人生活

從影

黃宗英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兩個弟弟,兄弟姐妹共七人,大哥黃宗江對黃宗英的影響最大,黃宗江在燕京大學讀書時,放棄學位,只身南下上海,當起了話劇演員。1941年,黃宗英也在大哥的引領下開始了演藝生涯。

黃宗英:大概我16歲那年初秋的時候,黃宗江讓我到上海去,說劇團正是用人之秋。后來有個女演員要結婚,讓我代戲。那天該我上戲了,我忘了記詞,舞臺監督把我推上去,我不知道舞臺那么亮,腳燈那么亮,底下一個大黑窟窿。我的角色是撒潑撒賴,我就開始撒潑撒賴,被人拖下去了。這時,我心想真糟糕了,大概劇團不會要我了,整個戲被我攪合了。后來黃佐臨站在我的旁邊說,“宗英,明天還你上”,哎呀我開心不得了。第二天,我再上臺時,看到臺底下,電影公司、劇團的頭都來了,說“從北京來了個小姑娘,嗓特別響,北京話特好,人長得挺漂亮的,嗓子特別尖”,就來看我這個嗓子尖、膽大的姑娘。

第一次婚姻

黃氏兄妹一起闖蕩江湖的時間不長,1942年,黃宗江離開上海,輾轉滇桂去了重慶,而黃宗英則留在了上海,在上海的劇團里,黃宗英結識了一位年輕而有才華的同事,并由此而經歷了她的第一次婚戀。

黃宗英:他叫郭元彤,藝名叫異方,是學指揮的。他對我挺好的,我哥走的時候還把我托付給他,他是一個很誠實的青年人。結婚那天,他就病了,是扶著結婚的,那時我17周歲。我們婚后的第18天,他就死了,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死,我還直推他,我跟醫生說,他喉嚨里卡了痰了。后來我記得很清楚,他是在羊市大街的醫院里頭,后來我推著他到太平間的時候,我說“他太冷了,你們給他蓋蓋吧”,我第一次看見人淅瀝嘩啦就死了,就往太平間里推。

短短的18天的婚姻悲劇,的確使黃宗英的精神受到了重創。半年后,黃宗英重返上海,后來又應聘到南北劇社,擔綱主演,往來于津滬之間,成了紅極一時的甜姐兒,當時南北劇社的社長程述堯,對黃宗英十分關愛,1946年,黃宗英嫁給了程述堯。

黃宗英:當時我就覺得,我只要有一個好人可以依靠就行了。當時,我很滿意他是個好人,可日子久了,他回來老跟我說,給我買了樂圣齋的醬牛肉,哪兒小市什么東西挺好,一年多了,他一本書也不看,這把我急得不得了,他回來之后我沒話跟他說。

與趙丹的婚姻

1946年冬天,黃宗英第一次拍電影,在影片《追》中,飾演女主角,開始從舞臺走上銀幕,緊接著,她又在另一部電影《幸??裣肭凤椦菖鹘?,這個偶然的機會,使黃宗英的命運,與趙丹的命運緊緊連在了一起。

黃宗英:我第一次見他,他一個襪子是這個顏色,另一個襪子是那個顏色的,我說這個人就是沒人管的人似的,好象挺…不修邊幅。一個人帶兩個孩子,我很同情他。

拍攝《幸??裣肭窌r,趙丹剛經過多方營救,從盛世才的監獄中出來,回到上海不久,1939年,趙丹前往新疆,希望能夠推動當地的戲劇活動,一方面尋求機會去蘇聯,結果被盛世才扣押,趙丹在新疆經過了長達五年的牢獄生活。在這期間,他的家庭也分崩離析。黃宗英的出現,讓趙丹一見鐘情,于是一部《幸??裣肭放臄z的同時,也成就了黃宗英與趙丹的幸福進行曲。當影片拍攝完成時,他們兩人已經深深墜入了愛河。這年,黃宗英22歲,趙丹32歲。

黃宗英:后來我們快要拍完了,他說“我覺得你就應該是我的妻子”,我沒說話,就允諾了。就這么簡單,不像他們寫的,兩人還說挺酸的話什么的。這可能是我跟他結婚的理由之一,我覺得我愿意為他帶孩子。

黃宗英

黃宗英對趙丹的愛情和思念是顯而易見的,在那個年代他們的結合也許承受了不小的壓力和阻力,但是黃宗英回憶起來語氣卻是平靜而且平淡的,我想在她心目中,她一定認為她和趙丹的結合是命里注定的。

《幸??裣肭飞嫌澈?,黃宗英自然純熟的演技和年輕漂亮的形象,使眾多影迷為之傾倒,黃宗英也引起了不少導演的關注。之后一年多的時間里,黃宗英又參與了《麗人行》等多部影片的拍攝。

1948年末,就在國民黨政權風雨飄搖的時候,黃宗英與趙丹一起出演了《烏鴉與麻雀》這部電影,《烏鴉與麻雀》被認為是40年代后期,喜劇電影創作中成就最突出的作品,也是讓黃宗英引以為榮的代表作。這部電影拍了中間隔了挺長時間,解放前拍了一部分,解放后拍了一部分。解放前拍這個戲的時候是比較屬于白色恐怖很緊張的那個時候。

黃宗英:我們的編劇,是陳白塵,他已經在黑名單上了,已經不見了。我們真正的劇本是擱在攝影棚頂棚燈光臺那兒。送給國民黨審查的是另外一個劇本。我們打麻將還老吆喝,使沿街的人知道我們是在打麻將。劇本是在旁邊的橋牌桌上,他們其實在編劇本。

黃宗英說她一生歷經坎坷,解放初期的那一兩年,也許是她生命當中最單純最快樂的一段日子,用她的話說,那個時候她不找事兒,事兒也不來找她,所以她至今還很懷念那個時候北京的藍天。

正當黃宗英覺得日子過得格外舒心,廣大電影工作者的創作熱情空前高漲,中國電影事業剛剛迎來一次大發展的時候,中國知識分子特別是電影創作人員,卻遭遇了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被卷入了大規模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之中,那次運動,是由對電影《武訓傳》的批判引發的。影片中,趙丹扮演武訓,黃宗英也出演了一個角色?!段溆杺鳌分v述了出身貧寒的武訓,幾十年行乞賣藝,積攢善款,籌辦義學的曲折經歷。這部影片最初上映的時候,曾讓許許多多的人為之感動。

黃宗英:放的時候,大家伙都說這片子太好了,華東軍政委員會的干部站起來向我們鼓掌,等于武訓辦學的精神好象值得我們學習,我們以為要得毛澤東獎章呢。

非常年代

黃宗英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的是《武訓傳》會受到嚴厲的批判。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社論《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緊接著,有關批判《武訓傳》的大量文章見諸報端。于是一場空前的政治運動,在全國范圍內展開,緊接著開始了長達半年多的文藝整風運動。

黃宗英:結果那天翻開報紙,報紙上說反動電影《武訓傳》,我們真的一驚,自己怎么能跟反動兩個字掛上勾呢,對我們打擊還是很大的。黃宗英:第一是蒙了,第二是我們傾心搞的這個片子呢,居然是反動的,就是說究竟是站在敵人那一邊,還是站在無產階級那一邊,我們都拿不準。我沒有懷疑自己,我們當時覺得可能是我們錯了,因為我們沒有做階級調查,武訓是地主,我們根本沒有想到過。

據有關資料記載,對電影《武訓傳》的批判,導致了中國電影生產量從1951年開始嚴重下跌,直到1956年才恢復到1950年的水平。1956年5月,毛澤東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中國電影又開始呈現繁榮景象,這一時期,趙丹主演了傳記片《李時珍》,扮演李時珍,這后來被趙丹認為是自己演藝生涯中最為成功的表演。也是在這一時期,黃宗英出演了由巴金名著改編的影片《家》。在影片中飾了梅表姐。梅表姐無疑是黃宗英演藝生涯中的代表作之一,時至今日,黃宗英走在街上,還會有當年的影迷認出她來,他們往往會脫口而出這樣一句話,這不是梅表姐嗎。

1980年10月10日,趙丹去世。趙丹去世前兩天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的文章,被人們稱作“趙丹遺言”。?4年之后,1985年1月,胡喬木在廣州對參加中國電影表演藝術研討會的文化部副部長丁嶠和電影演員張瑞芳、趙子岳的談話中,對趙丹文章表示贊同。2006年1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中國文聯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協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了《同文學藝術家談心》的講話,提到了趙丹的遺言。溫家寶說:“他的遺言和他的藝術一樣,長存人們心中?!?/span>

黃昏戀

馮亦代和黃宗英早年就相識,解放前他們就都活躍在黨領導下左翼文藝戰線上,馮亦代和黃宗英的丈夫趙丹和哥哥黃宗江等是多年的好友。但解放后幾十年,兩人各有各的事業和家庭,他們生活的軌跡一直沒有交叉。

直到90年代初,兩人再度走近,這時兩人都已痛失伴侶,“成了夫妻樹上的最后一片葉子”。黃宗英愛好寫作,多年來筆耕不輟,而馮亦代已是我國文學界、翻譯界、出版業大師級的聞人。[2]?兩人的這段黃昏戀,在熱烈程度上,絲毫不亞于年輕人,結婚前的一年中,黃宗英仍住在上海,馮亦代則居住北京,兩人依靠鴻信傳書傾訴著彼此間的熱烈情感,文字間的激情和浪漫,甚至比年輕人還要熱烈。在信中他們經?;シQ“二哥”、“小妹”,也有更為親熱的“愛得永遠不夠的娘子”、“恩恩愛愛的二哥哥”等,字字句句流露著濃郁的感情。

情書中的另一主要內容就是交流知識,兩人談文學,談英語,談最近學到的新知識,談對人的一些看法,雖然是情書,但內容十分豐富,次數也很頻繁,有時一天內會寫3封信,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兩人寫下了50萬字的情書!。馮亦代老人在一封信里這樣形容他的感受:“一連3天收到你4封信,真使我快活。還有什么比讀你的信更美妙的事呢?”

兩人1993年底在北京結為伉儷,此時馮亦代已是80歲高齡,而黃宗英也已經68歲,兩人的最終結合造就了中國文壇一段佳話。結婚后,黃宗英從上海來到北京,與馮亦代生活在一起。他們婚后像生活了幾十年的老夫妻一樣,過著安靜幸福的生活?;楹?,兩人在愛情的激勵下,事業也有進一步的拓展。馮亦代為《讀書》譯介外國新著,他們共同為《新民晚報》開專欄,佳作如釅茶似清泉,時奉讀者。在黃宗英的大力操持下,一九九九年《馮亦代文集》五卷得以出版。而黃宗英也參加了《望長城》、《小木屋》等多部電視記錄片的拍攝。黃宗英說,婚后的十年,是很充實的十年,燦爛的十年。?

1999年7月12日,馮亦代在病榻上用了足足一整天功夫寫出這封他倆愛情的最后絕響。他寫道:“現在我這個人,說穿了,是為你而生存,因你而生存,再沒有別的了……”

所獲獎項

曾獲全國首屆環保婦女百佳榮譽稱號。所作《大雁情》、《美麗的眼睛》、《桔》分別獲1979-1980年、1981-1982年、1983-1984年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缎∧疚荨犯木幣臄z的電視片在美國獲國際獎。1957年于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獲一等獎。